坚果酱

大概率是个甜文写手,也有报社的时候。口味摇摆不定,多数时候LSP,也有吃腻想搞纯情批的时候。

主要补档地:
微博-坚果酱的写文小黑号

【ydtr有点甜|22:00】将进酒|食言

  • 是之前的小段子的扩写

  • 乱七八糟不知道写了点什么,但ddl已经到了,也没什么挣扎的余地了,凑合看吧(下次应该把发文的时间再选得晚一点


2022-10-01

【太岁】罹凝寒

  • 接正文山陵崩结束,支修一道禁制将奚平卷走之后。

  • 私设玄隐山三大磨蹭来得及时,支修受了伤但没有伤及根本,把小奚平一起拎回了玄隐山。

  • 拍支将军嘿嘿嘿

——————————————————————————————

*林宗仪一字一顿地说道:“元洄隐骨不祥。”
他一张嘴,奚平就觉得全身的骨头跟着狠狠震了一下,几乎立刻就要脱体而出。*

支修微微侧了身,挡住林宗仪看向奚平的目光,帮他分担了一点来自蝉蜕的威压。

林宗仪似乎是不满意这升灵剑修的护短,威压只重不轻地向支修卷过去,只片刻支修就白了脸色,几乎要向地上跪去。
却仍是寸步不让。

支修无声地和林宗仪对峙。

于众人来讲不过眨眼的事情,于支修来讲却仿......

2022-09-06

【太岁】炉火

  • 是回忆里奚平扣铭文那一段

  • 和 @三月  @水色烟火 两位老师的同课异构!不要错过两位太太的香喷喷的粮哦!两篇都超级苏的!而且苏得各不相同!

——————————————————————————

庄王周楹虽已出宫建府,但到底年纪尚小,每日跟着听了朝事,还要在官学里跟着老师读书。他的小伴读永宁侯家的小世子奚平自然也躲不开。

官学里的先生平日里是不会对这帮皇子龙孙动手的,稍有懈怠,自然是伴读“督促”不利,免不了要代人受过。

然而永宁侯家的这位小世子几乎没受过这种待遇,自打周楹目睹过奚平挨过一顿鬼哭狼嚎的手板子之后,为着自己的耳朵考虑,也不......

2022-08-24

想看萧驰野挨打!挨爹打!挨师父打!挨大哥打!


揍狠了也不知道求饶,梗着脖子犯犟。

然后被哥哥拦着,替他挨了两下,气得狼崽眼都红了。跳着脚骂老爹。

被哥哥好说歹说安抚下来,带回自己的小帐子上药。


阿野:“疼不疼?这老家伙怎么连你都打?”

萧既明佯装要打他:“没大没小的!”

被阿野拽了胳膊不由分说的要看伤。看到只是两道红痕才放下了心。


反倒是自己的伤明明青紫发黑了,也不当回事儿。

“不疼,哥你不用看了。”

“过两天就好了,上什么药啊。”

“真没事...哎...哥你别扒我衣服啊。”


上好药在哥哥帐子里睡得四仰八叉。

爹来的时候明明醒了,还要装死不理人。

狼崽......

2022-08-15

【兽丛之刀】家法

  • 是长安“家暴”华沂的小故事

  • *号里的部分是P大原文

——————————————————————


*华沂放开长安,坐直了身体,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同我说句实话,今早在城楼边上是怎么一回事?卡佐有没有单独和你说过什么,今晚... ...今晚那刺客,你有没有听到些风声?”

今早城楼上的事是意外还是你有意为之?刺客是不是卡佐为了长老之位栽赃嫁祸?你有没有同他一伙算计我?

华沂这话的意思问得直接,却也到底过了心,出口时委婉了几分,以至于长安一时没反应过来,同他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屋内简直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忽然,长安脸色一变,一把抓起放在枕头边上的衣服......

2022-08-09

如何让圈外男友相信我是一个脆皮(五)

  • 沙雕欢脱向,直男攻 x 写手被

  • 大概是一个小○写手被翻车,艰难/调/教/直男老公入圈的故事


2022-07-31

【无污染,无公害】刀锋

是在甘卿中考没考好,上了十三中的时间线后面

胡乱写的,随便看看吧。怎么说呢,我好喜欢卫骁呜呜呜,他是全世界最好的师父!

———————————————————————


九月初,秋老虎已经来来回回反复了好几趟,泥塘后巷里蒸熟的泥土混着烧烤摊的孜然辣椒面味儿和半大小子吵吵嚷嚷的声音糊成一团,淹没了中年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男子沉默的开了一瓶啤酒,给自己倒了一杯,抿了一口,又不说话了。


卫骁不好酒,喝酒就和他去武林大会上点卯一样,是个场面活儿,非得是演给人看的。真有愁心事儿借着这二两黄汤消不了愁,还得花钱。

然而日子得过,天大的愁事儿也拖不住天老爷要走日头,过去的日......

2022-06-30

梦中身(26)

——————————————————————

叶白衣不置可否,指着条凳道:“你当真不肯?”
温客行唇咬一线,没敢直接在叶白衣面前说出“不肯”二字来。
“你若不服,惩罚只会更重,出来吧。”
温客行当然知道不服会招来更重的惩罚,他也一向是识时务的。——若不识时务,如何能活到今天?
但是……出来?

温客行一头雾水跟着叶白衣来到庭院之中。
更深露重,一株古梧直入云霄,好像接着远天的月色。
“一百招,温客行,我不会留手,你死生自负,拔剑吧。”

早些年温客行去叶白衣那里接受教导...

2022-06-22

梦中身(25)

  • 是和被拖下水于是独自扛起大纲重任的 @水色烟火 以及相爱相杀的怨种 @三月 老师的联文

  • 本章作者: @三月 (打不过就加入没错了)

——————————————————————————

叶白衣已经好久没有见过温客行了。
那是他手底下最好的苗子,得了青眼早日出营,本来是好事,但叶白衣并没有感到高兴。
当然,温客行得到了赏识……赏识的程度甚至远超他的预期。
同时叶白衣也敏锐地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已经在不经意间脱出了他的掌控,温客行的命运,不再是他能左右的了。

所以在温客行面带笑容翻墙回到暗卫营准备摸进自己房间的时候,叶白衣不着痕......

2022-06-19

梦中身(24)

·是和神仙太太 @水色烟火 的联文

·本章作者:@水色烟火 

·前排艾特一下比作者们存在感还要高的 @三月 老师hhh


————————————————

周子舒同秦怀章学书时曾念过一句“月中丹桂自扶疏”。

他不知那遥远的月宫之中是否当真有丹桂飘香,但大抵,若有一颗不屈之心,所有的苦难亦只是磨砺,被期待的所有,也终将会到来吧。


但没有人告诉他,抑或说,他先前竟从未当真切身体会过,这一路,竟会这么难。

难道近乎举步维艰。


周子舒也知道,他不该有任何想要依附......

2022-06-17
1 / 19

© 坚果酱 | Powered by LOFTER